用户名: 密码:
 
   
项目简介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青爱团队 青爱小屋 青爱人物 专题报道 青爱理念 捐助方式
捐赠公告 学术活动 慈善合作 志愿服务 政策法规 在线视频 资源下载 知识库 青爱简报
 
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平面媒体
【学生健康报】汶川十年:绽放的心理教育之花
2018年7月17日 【字体显示:
   
 
 
 
 
 
共情是最大的心理资源
 
 
王芳
 
  “如果没有这场地震,或许我不会留下来。”端坐在记者对面的王芳轻抚着双腿,正午阳光洒在乌黑的头发上,笼起一层光晕。
  身为80后的王芳是汶川县七一映秀中学的专职心理教师,这所学校是“5.12”汶川特大地震后用中共党员4654万元“特殊党费”全额援建而成,为此由漩口中学更名为七一映秀中学。
  地震时,毕业仅3年的王芳是漩口中学的初一历史老师,该校在震中蒙受巨大损失——所有校舍建筑下沉、坍塌,5层楼只剩3层,3楼直接变成1楼,原本的1楼和2楼则被压垮为碎屑。43名学生不幸遇难,27人严重受伤,12名学生成为孤儿。
  “想想这些遇难者,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王芳感喟道。彼时,结束午休的王芳正准备起身去教室,轰隆隆,轰隆隆,“刚开始以为是周边挖掘机在施工。”但随之而来的剧烈震颤让王芳意识到发生了地震。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对于那一刻自己是如何从床上迅速挪移到数丈远的桌子下,王芳的记忆至今仍是一片空白。“学了心理学后才明白,这或许是人的自我保护机制,屏蔽不好的回忆。”王芳说。
  王芳不仅幸运地躲到了最结实的实木桌子下,且桌子上存放着零食和饭菜,这让她得以在废墟中坚持了3天3夜,最终得救。黑暗中,她曾试图用纸笔写下遗书,“获救后才发现,原来那根笔已经坏了,根本没写下任何东西。”
 
 
王芳
 
  “捡来的生命就要好好发挥作用!”王芳说,震后学生们的情绪不稳,夜间常在哭喊声中惊醒。虽然以往接触过教育心理学,但对于灾后心理救援,王芳并不在行。陪伴,成为了她给孩子们开出的“心理处方”。在山西长治市异地复课期间,王芳做得最多的就是陪伴,学生经常抱着她痛哭失声。“哭过后,孩子们的情绪就会好很多。”
  “共情是最大的心理资源。”王芳说,绝境逢生的相同经历,失去亲人挚友的切肤之痛,这一切让学生们非常信任和依赖她。在学生的口中,王芳逐渐从老师变成了姐姐乃至妈妈。
  王芳坦言,刚毕业那几年,自己对职业发展一度十分迷茫,曾想过到外地工作,但地震让她重新在这里找到了方向,“为这些孩子做好心理教育,是我留下来的最大动力。”
 
播下心理健康教育的种子
 
何莉
 
 
  “您好!”何莉微笑着向记者伸出手,显得内敛而娴静。
  何莉是都江堰市北街小学的专职心理老师,她告诉记者,除了部分建筑倒塌和设备损毁,该校在地震中没有师生伤亡。即便如此,记者看到,震后新建的学校随处可见大片用于灾后避难的空地,教学楼楼层普遍较低,“抗震级别在8级。”何莉说。
  虽然无师生伤亡,但对何莉而言,十年前的那一刻仍难以释怀。“那天,我父亲住院,恰巧有三个亲戚朋友去看他,医院大楼倒了,四个人都没有出来。”何莉泪眼婆娑地说。此后,深深的愧疚感一直埋藏在她的内心深处。
 
何莉
 
 
“5.12”地震后,国内外诸多心理救援机构和专家驰援灾区,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青爱工程)就是其中之一。
青爱工程创始人之一、青爱工程办公室主任张银俊告诉记者,震后不久,青爱工程便发起了“青少年灾后心理援助联合公益行动”,即“1+1心联行动”。
张银俊解释,第一个“1”指万众一心,是社会援助、公众捐款及对心理援助重要性的一致认同;中间的“+”,是指大家,全社会共同努力;后面的“1”是指专业团队、国际化的专业技术、专业方案与中国特色的实施办法。
“1+1心联行动”为灾区孩子进行灾后心理重建,同时,在灾区学校援建“心联小屋——灾区版青爱小屋”,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并培训心理健康教育和性教育的专职教师,建立灾后青少年心理援助长效机制。
彼时,北街小学尚无专职心理老师,学校鉴于何莉的家庭情况,推荐她参加培训。也正是从那时起,何莉与青爱工程结缘,从考取心理咨询师证书到参与性教育种子教师培训,通过一系列的学习培训,她逐步走出阴霾,并开始帮助产生心理创伤性的学生。
记者了解到,“1+1心联行动”项目实施迄今近十年,培养出包括何莉在内的一大批本土专家,并出版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案集。
 
 
从危机干预到常规教育
 
“如果说震后前几年是以抚平学生的创伤后应激性障碍为主,那么,现在面临的主要则是青春期性健康、留守儿童心理健康等常规心理教育问题。”都江堰市聚源高中专职心理老师柯希蕾说。
柯希蕾是土生土长的都江堰人。当地人告诉记者,地震发生在龙门山地震带上,汶川县映秀镇是“龙头”,都江堰是“龙尾”。地壳运动释放的能量在这一头一尾最为剧烈,因此受灾更为严重。聚源高中是在中央军委的直接援助下重建而成,也是一所军校。
地震时柯希蕾在外地高校学习应用心理学,此前并未想过回乡就业。地震后,她在支教中发现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十分薄弱,而此时家乡对这一领域的高度重视也让她看到了回乡发展的希望。
于是,2010年毕业后,柯希蕾来到聚源高中成为一名专职心理教师,“是当时都江堰市第一个专职心理教师。”柯希蕾说。
“从某种程度上,地震为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契机,让我们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进而实现了学科的跨越式发展。”都江堰市教育局副局长王忠说,经过近十年努力,该市教师队伍中共培养出国家级心理咨询师5人、三级心理咨询师40人,青联小屋也在该市47所中小学实现了全覆盖 。
相关专家表示,虽然眼下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在迈入常规化教育后,也面临一些发展瓶颈。比如,目前尚无针对专职心理健康老师的职称评定方法,对于青年教师的发展构成阻碍;心理健康教育专项经费不足,应设立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专项资金,实行专款专用,用于学校心理健康教育活动、师资及心理咨询室、心理档案室等相关配套设施的规划和建设,为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规范化建设提供资金保障。
 
记者手记
学校心理健康教育还得加把劲儿
 
站在漩口中学遗址,望着眼前破败的校舍,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让人痛彻心扉的瞬间。震后十年的巴蜀大地虽早已恢复往昔的平静安详,但在采访中我深感,抚平当地百姓内心的伤痛仍需时日,尤其对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在这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应该看到,虽然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在当地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就全国而言,如何构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机制,仍是待解难题。
 
首先,应健全心理健康教育立法。我国目前已有《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法规,但其中涉及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的规定非常笼统,未形成完整体系。鉴于此,需尽快完善相关立法,并将国家基本立法与各地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的实际需求相结合,提供完善且操作性强的法制保障。
 
其次,应进一步优化学校心理健康教育机制。我国大学以及中学大多设有心理健康课程,但小学阶段的心理健康教育尚未全面普及,并面临专业师资匮乏等问题。因此,通过举行定期培训、研讨等多种措施,提升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专业教师的水平,逐步建立一支专业知识过硬,既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的心理健康教育专业教师队伍;同时,加强对全体教师心理健康教育知识普及,使其成为一支强大的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队伍,提高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整体水平。
政府应强化职责,成立公益性官方专业机构为未成年人提供心理咨询,建立对广大未成年人免费开放的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或咨询中心,开通为未成年人提供24小时心理健康咨询服务的咨询服务热线,利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搭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咨询平台。
 
此外,也要引导家庭以及社会力量参与。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需坚持多渠道发展的方针,引导各利益相关方乃至全社会广泛参与。可在专业化的社工机构与学校、企业、NGO、医院之间建立沟通机制,由社工负责主动摸排,再根据受助者的不同需求转给不同机构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实现学校、企业、NGO、医院和社工机构之间的多方互补。
 
文:本报记者 张磊 通讯员 廖水兰
编辑:张士国
校对:马佳
图片:张磊
< 关闭 >
上一篇:【学生健康报】汶川十年:杜丽,震后十年的“...下一篇:【人民政协报】震后十年汶川行走之一 到“幸...
帖子共 0 条 查看更多帖子 >>
我要发帖 帖子共 0 条
 
 
热门新闻
青爱小屋的三个由来
周韶华《年年有余》
以心理社团为载体,开展大学生艾滋...
曹德旺:从放牛娃到闽商首善
全国和谐教育实验区第七次工作推进...
壤塘千台马背电视点亮牧民新生活
青爱小屋 更多>>  
 
青爱工程已在全国援建
837
所学校青爱小屋
捐助方式 更多>>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 会员服务
Copyright 2005 - 2012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教育学会 青爱工程/APEPCY-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
京ICP备14037928号-1号办公室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甲5号凤凰城B-3503   
邮编:100028电话:86-10-84404273 传真:86-10-84404276邮箱:qingaigongche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