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青爱000044号
 
汶川县第一小学
 
学校概况
领导小组
联系小屋
小屋介绍
小屋公告
最新活动
管理制度
图片集锦
专责教师
师资培训
教学心得
小屋书架
课本教材
好书推荐
欢迎赠书
课堂教学
课题研究
论文发表
社团介绍
社团活动
成员招募
电影教学
影片赏析
观影感想
影片推荐
专家讲座
学术交流
家长课堂
家长来信
家长委员会
功德簿
财务公开
爱心感言
 
您的位置:青爱首页 > 青爱小屋 > 青爱000044号 小屋公告
我校将于2012年11月进行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知识图片展!     汶川一小青爱小屋“系上红丝带”     汶川一小青爱小屋参加学校教学教研综合考评,喜获一等奖     我们用行动诠释青爱小屋的“十个一”功能建设    
小屋档案
小屋编号: 青爱000044号
援 建 者: 北京润丰集团
设立时间: 2009-11-03
学校名称: 汶川县第一小学
专责教师: 杨 蓉
所属基地: 青爱工程四川基地
 
 
北京润丰集团
 
 
联系小屋

联系方式:

    小屋地址: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第一小学

    小屋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26983390

             http://www.apepcy.org/xw/xw01/index.aspx?roomnews=43

     电话:15196206300(何蓉)

    Email:352789262@qq.com

 
友情链接
中国教育学会
中国教育学会
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青爱工程)
青爱工程(新浪博客)
 
 
家长课堂
 
 
案例分析——老师是孩子成长路上的灯塔
日期:2012年10月29日
 

老师是孩子成长路上的灯塔

——案 例 分 析 

 学生简介:  李某    九岁    三年级住校学生    独生子女    父母打工

  

参与分析教师:汶川一小青爱小屋教师   何蓉     李某的班主任   汪 丽

  

时间:2011年11月24日——12月14日

 

第一次小屋老师何蓉和同行交流(2011年11月24日)——

何蓉:最近三年级有一位男多次在上课时间耍自己的外生殖器官,据该同学说,他在想上厕所或者手冷的时候特别想去摸,而且摸着就特别舒服。另外该生9岁了,可还一直与妈妈同睡一张床。老师们,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做工作?

师1:俺不懂,俺的意见是转移注意力,不上纲上线把下意识动作变成强迫症。小男孩喜欢这个,依然很正常,俺小时候也这样。

何蓉:老师是可以理解他的,但是太频繁了吧。

师1:可以悄悄提醒——小小男子汉,别让别人笑话。这个器官是不能让别人看见的,也不能拿出来玩耍的。

师2:呵呵,我们班一个小男孩也在上课的时候这么做过。后来我跟孩子说了隐私部位之所以叫“隐私”,就意味着公开的场合公共的场合不能这样后,他就没在课堂上这样了。

何蓉:班主任也找了家长和这个学生交流,但是效果不太好,学生觉得一天不摸可以,但是两天、三天就不行了。他一直不敢自己睡,有时候家长强迫他一个人睡,那得指导门窗全部关了,一直亮着电灯,在学校里学习好,但是经常打人,也没有什么好朋友。

师2:问问他不敢自己睡到底怕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怕的时候会想到什么?会怎么做?怎样做后怕的感觉会减轻?

    班主任老师请了家长来,了解到如下一些信息:该生的母亲在县城里打工,父亲在外地打工,每周末回家一次,与孩子的交流比较少,奶奶和妈妈关系不好,从没给过他压岁钱之类的。

    第一次交流后给了母亲如下建议:

    1、尝试着和孩子分床睡,可以根据孩子的爱好布置一下房间,告诉他:你已经重大了,要培养独立生活的能力,如果确实不能分房,也可以先了母亲分床睡,但是爸爸妈妈性生活时一定要回避,告别是家长以为孩子睡着的时候。

    2、带孩子去医院泌尿科检查一下,排除因身体原因造成抚摸生殖器。

    给班主任老师如下建议:

    1、要防止班上其它同学效仿他的行为或者拿这件事取笑他。

  2、上两节专题课《保护身体的隐私》、《男孩女孩不一样》,让孩子们认识自己身体的隐私部位是不能随便给人看和摸,也不要去看或者摸别人的生殖器官,知道男孩和女孩外生殖器官的不同之处,解如何清洗和保护它们等知识。

  3、在课堂上转移孩子的注意力,多给他动手的机会,免得孩子因为无聊而玩弄隐私部位。

 

小屋老师第二次和班主任、科任老师和同行交流(11月28日)——

师1:他这么大了还和母亲同睡,这可能过早地有了性的欲望,就会有意识去激发性的欲望,当他无事的时候就想去摸,所以需要给事情做,转移注意力。因为他玩自己的生殖器官,其实是满足自己性的需要,当然也会是他无意识发现这样可以派遣听课的枯燥感。

班主任:家长带孩子去检查了,说清洗得不及时,有轻微的炎症,但还不是问题的关键。与家长的交流中发现,家长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妈妈认为孩子长大了就知道了,不必要专门去学什么。

科任老师:这个学生个性太强,有一天对学校老师的孩子骂了很脏的话,该老师气急之下打了学生,因为这件事家长对老师有了抵触情绪,比较难沟通,行为上有什么改进就很难期待了。老师还说:这一周该生情绪比较低沉,上课无精打采,无所事事,下课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大叫,有时会原地转无数圈,把自己转的晕头转向。

    给班主任的建议:还是不要孤立这个孩子,鼓励他积极参加活动,还要多关注孩子,从他的言行举止中发现内心的一些想法。

 

何蓉老师和李某的第一次交流(时间:12月7日  地点:学校青爱小屋)——

片段一:

师:请你看看这间屋子,是什么最吸引你?

生:是那两个大大的“心”字。

师:那个颜色呢?

生笑笑没回答。

师:能说说最近你觉得开心的事吗?比如学习、游戏方面的。

生:和冯旺一起玩。

师:为什么呢?

生:他学习好,有威信。

师:那你还想交到其它朋友吗?

生:不想,没意思。

师:有同学说你打他们,是真得吗?

生:是的。

师:你们班上其它同学呢?打人吗?

生:不。

师:那你家里人呢?

生:打,我作业做得不好时。

师:那你是确实乱做呢还是你觉得自己都尽力了?

生:我尽力了。

师:家里谁爱打你呢?

生:爸爸打得凶,妈妈打得次数多。

师:奶奶呢?

生:从不打,她最爱我,我也最喜欢她,我长大了要对她好。

师:你们一家四口出去玩过吗?比如逛街,去亲戚家等等?

生:没有,一次也没有。妈妈和奶奶常吵架。

师:你能举一个例子吗?

生:…

师:那你觉得谁做得不对呢?

生:我妈妈不好,对奶奶不好。

师:爸爸一周才回去一次,和妈妈说话多吗?

生:不多,就是看看电视之类的。

师:爸爸给妈妈买过礼物吗?

生:没有,只是要把工资交给妈妈。

小结:从和孩子的交流中我发现他的家庭成员的沟通存在较大的问题,相互指责,打骂,,一家人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而已。家庭缺乏凝聚力。教养孩子的方式也很单一粗暴。

片段二:

师:你喜欢自己的房间吗?

生:不太喜欢,没有什么装饰。

师:你想一个人睡觉吗?

生:我很害怕。

师:为什么?

生:看了鬼片,害怕。

师:那就不看嘛。

生:我小时候被妈妈丢到门外去过一次,是晚上。

师:妈妈是做得有点过份哈。那这和睡觉有什么关系?

生:她们还老说鬼要来找我。妈妈还说哪里哪里有鬼,谁谁谁又遇见过鬼。

师:那你说世界上有鬼吗?

生:我梦到过鬼。

师:什么样的?

生:无头的,穿着怪衣服。

师:那你怎么办?

生:我就躲在被子里不出来。

师:爸爸妈妈在客厅看电视,你敢不敢一个人睡呢?

生:敢。

师:不能分房睡,那分床呢?

生:我周末回家想一个人睡,但是妈妈叫爸爸和我一起睡。

师:想和爸爸睡吗?

生:不喜欢,他动来动去的。

    小结:关于鬼的话题我和他谈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改观,和周围人夸张地谈鬼的话题有关,也和小时候那次痛苦的经历有关。

片段三:(班主任和妈妈的交流)

 

小屋何蓉老师和同行交流 (12月8日)——

同行:我觉得焦点不是鬼这件事本身,甚至也不是玩生殖器这件事,而是孩子没有办法处理焦虑的心理

何蓉:对,他的问题不是单一的,是学校、家庭,生理、心理综合反应,但是能有效帮助他的人很少,学校没有专门心理咨询

同行:如果光从玩生殖器这件事跟母亲交流,她是不会重视的,要从他可能会被同学疏远,他打人,以及有可能最后影响学习上,去争取母亲的支持

李丹老师:如果做咨询,不用跟他具体讨论鬼的问题,如怕什么鬼啊,什么样子啊。

何蓉:他现在其它课不玩生殖器官,但本周在数学课还是有一次

何蓉:对头,我和班主任和他谈了两次鬼的看法,没有效果

同行:他主要问题是焦虑,没有办法处理,只有摸生殖器。比如我自己,我焦虑的时候就喜欢扣头发,扣了就觉得要好受些,怕鬼是一种投射,如果他跟熟悉的人一起,他就不怕,他怕鬼,其实是害怕一个人

何蓉:他为什么怕数学呢,成绩不错啊

同行:怕数学?案例里没怎么讲,具体是怎么怕法?

何蓉:开始是上数学和体育课上爱摸,其它课又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形

同行:数学老师是怎样的

何蓉:不好说,可能不太关心学生的内心吧

同行:不是,我是想了解数学老师的性别、年龄、外貌、对孩子的态度一类的,是不是因为老师像妈妈?像爸爸?唤起了孩子某种感情?可以直接问孩子,为什么数学课的时候爱摸呀?为什么体育课的时候爱摸呀?其他课是什么原因不摸呀?

何蓉:不像爸爸,除了上课什么都不问

同行:外貌呢?数学老师是男老师?:年龄?

同行:我觉得下一次可以直接跟孩子交流,直接问他为什么,态度要温和

何蓉:我有点怕把握不好尺度,要么成了道德说教

同行:不会呀,就直接问他为什么,你不帮他解释

同行:不帮他归因,让他自己去领悟,不要把他往我们预想的方向带,只是有时候他无法表达,你又确定他是那个意思的时候,帮他点出来

何蓉:不过几个方面——打人、摸、怕鬼要综合起来谈是不是更好?

何蓉:对我来说有点难啊

同行:每次你要点的时候,要加上如“老师听了你的话,觉得是……你认为对吗”

同行:建议可以考查一下孩子的自控力

何蓉:能说说具体方法吗?

同行:他为什么打人?是愤怒?还是闹着好玩?是控制不住自己?还是想表达什么东西?在家里是这样的吗?

同行:都打谁?在哪些情况下打人?

李丹老师:他上课纪律怎么样?自我约束力怎么样?

何蓉:他有个最好的朋友,有时候是受这个同学指使上;还有是家长也爱有打的方式教育他,另外他的个性也比较强,容不得别人和自己对着

何蓉:约束力差,男生女生都打,有时针对高年级,还爱鼓动其它同学打

同行:如果家庭关系比较和睦,他的问题就会减轻,争取家长的支持很重要,可以把问题的后果说严重点儿,家长要在家慢慢约束孩子的行为,改变教养方式,不能让大家孤立他,嗯,孩子的问题不算特别严重。

 

小屋老师和李某的第二次交流(12月13日中午)——

    分析孩子的表现,我们觉得他内心的焦虑感是比较强的,他玩弄生殖器也好,怕鬼也好,都和他内心那种强烈的不安有关连,但是我们也看到了,由于班主任老师和科任老师能及时发现这个问题,并且通过较为科学的途径——和家长深入交流,上性健康专题课及和孩子的沟通,我们发现他的焦虑感有缓解,但出现了反复——第一周打架两次,摸生殖器官数次(数学课和体育课);第二周在数学课上摸了一次,骂人(很脏的话)一次,回家与父亲同睡;第三周一周没有摸,也没有打人、说脏话,回家独自一个人睡;第四周星期一有不雅动作,星期二语文课上摸。基于这样的情况,我打算第二次与孩子交流,主要想听听孩子觉得要遵守四个约定的困难在哪里?一是自己独自睡觉或者与父母分床睡;二是尽量不要用打或者骂的方式和同学交流;三是保护自己的隐私,不要在公共场所玩弄自己的生殖器官。四、尽量不要看鬼片,听鬼故事,避免因为鬼给自己心理带来的消极影响。

师:你最近一周过得怎么样?

生:没有什么特别的。

师:回家呢?妈妈没有给你说什么呢?

生:让我一个人睡觉。

师:洗澡呢?自己洗吗?

生:妈妈帮我洗后背,前面我自己洗。

师:做恶梦吗?

生:做了,好害怕。

师:妈妈带你去玩了吗?

生:没有,妈妈从没有带我耍过。

师:爸爸呢?

生:要带我去。

师:你觉得班上的老师爱你吗?

生:不知道。

师:同学们呢?

生:不喜欢,因为我学习成绩不好。

师:但是具老师了解你不差呀,起码算中等以上吧。你觉得有其它原因吗?

师:现在想请你陪我去上街怎么样?

生:不行,不能上街。

师:陪我去操场玩怎么样?

生:我的作业还没有完成。

师做去拉他的状。

师:还是不愿意。那我要打你了?

生不语。

师:当我强迫你陪我玩的时候,觉得讨厌吗?

生:是的,不喜欢这样的老师或者同学。

以后当你想找别人时,应该怎么办?

生:征得别人的同意。

师:最近你还有什么烦恼想和我交流吗?

生:那天妈妈又打我了,因为没有把字写好;还有就是想玩电脑妈妈不让;最让我烦的是大家都说我太瘦了,我想长胖一点。

……

    小结: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孩子需要交友方面的指导,即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如何和同学学建立比较深的友谊。孩子的家庭教养跟不上,缺乏有效的交流。同时也看出孩子的隐私观念有一定的强化,焦虑感有一定的缓解。

同行:这样的孩子积极的关注就是最好的辅导

何蓉:这个孩子特别的固执吧,特别不容易改正常他的想法

同行:自卫的表现,固执有时候是不良的自卫行为,因为错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何蓉:有什么方法可以淡化呢?

同行:不指责,让他一时到自己错了没有想象的那样糟糕

何蓉:是不是孩子认为自己受到比较多的不公正待遇之后的应急反应?

同行:对

何蓉:看来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出现反复是正常现象了

同行:当然正常

何蓉:是不是让学生知道我们在关注他,也在想办法帮助他,然后每周找他交流一下,关注一段时间再看效果?

同行:孤立孩子是最不理智的

同行:孩子需要关注

何蓉:好的,十分感谢!我们会继续跟进!

2011年12月14日

 
上一篇:二年级性健康课家校交流展示课活动下一篇:案例分析——一个复杂又简单的孩子
帖子共 0 条 查看更多帖子 >>
我要发帖 帖子共 0 条
 
 
第000044号青爱小屋·汶川县第一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