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青爱000026号
 
成都市龙泉驿第七中学校
 
学校概况
领导小组
联系小屋
小屋介绍
小屋公告
最新活动
管理制度
图片集锦
专责教师
师资培训
教学心得
小屋书架
课本教材
好书推荐
欢迎赠书
课堂教学
课题研究
论文发表
社团介绍
社团活动
成员招募
电影教学
影片赏析
观影感想
影片推荐
专家讲座
学术交流
家长课堂
家长来信
家长委员会
功德簿
财务公开
爱心感言
 
您的位置:青爱首页 > 青爱小屋 > 青爱000026号 小屋公告
龙泉七中青艾小屋成果展(二)     龙泉七中青艾小屋成果展(一)     龙泉七中建立青春走廊     青爱小屋“心灵书吧”正式对全校学生开放    
小屋档案
小屋编号: 青爱000026号
援 建 者: 故宫酒业
设立时间: 2008-12-06
学校名称: 成都市龙泉驿第七中学校
专责教师: 陈俐君
所属基地: 青爱工程四川基地
 
 
故宫酒业
 
 
联系小屋

学校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新驿南街18号
联系电话:18980842210
Email:50110346@qq.com

大学生志愿者:毛敏(成都大学,2012-2013)

 
友情链接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中国教育学会
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青爱工程)
青爱工程(新浪博客)
 
 
家长课堂
 
 
中国性健康教育存“禁区” 9成父母假装不知“这回事”
日期:2012年2月21日
 

  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日前对青岛5所高校800名本科生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青春期教育的两大主阵地——家庭和课堂都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对于“获得性教育的途径”,来自学校和家庭教育的比重甚微。


  今天,很多家庭和学校仍在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下转圈,对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和情感很少关注。那么,青春期教育为何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性健康教育存在“禁区”


  在家中,90%的父母假装不知道“这回事”,没跟孩子说过什么;在学校,它只是课本里一段“自己看”的知识。


  2000年,北京市海淀区某学校曾发生一起少女杀婴案。一名17岁的高二女生,学习很优秀,掌握艰深的知识,却不懂身体的奥秘。她与一名男生走得很近,糊里糊涂地怀孕了,却不知情。因为冬衣的遮掩,家长和老师也没发现,只以为这个孩子发育太快了。她怀孕7个月时,一次上体育课,肚子剧痛,被同学送回家。那时父母还没下班。她独自一人生出孩子后,拧断脐带,把已经成活的早产儿扔出窗外,邻居发现死婴报了警。在人生的花季,她被判两年劳教。


  十年过去了,该事件至今仍令人深思:这个孩子因无知付出沉重代价,可是谁为她的无知承担责任?


  “我从哪里来?”童年时,孩子们大都打过一个好奇的问号。“你是捡来的。”父母的答案大多秉持“回避”。


  进入青春期,性发育已是绕不开的话题。


  “然而,谁告诉过孩子,你来月经了,证明你有了生殖能力;谁告诉过孩子,卵子排进输卵管,在什么情况下会跟精子结合;谁告诉过孩子,精子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入身体的?”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陈一筠说,对于这些生理常识,家长往往讳莫如深,采取“鸵鸟态度”。调查发现,90%的家长假装不知道“这回事”,没跟孩子说过什么。


  “结果,一些孩子对真相确实不知。”陈一筠痛心地说,“知道的话,她还有个预防,至少跟男生过从甚密时,知道哪些行为是不可以做的;万一怀孕了,知道应该去妇产医院检查处理;知道即便一个婴儿,也不可以去杀害。”


  “当前,学校的青春期性教育,多数就是初中的一门生理卫生课。” 山东省济南市民张先生回忆:“我儿子上初二时,学校给他们放生理健康的光盘。到了高中,也许担心它会诱发早恋,性教育成为禁区。”


  “我们青春期时,生理卫生课讲到那儿,老师说不讲了,自己回去看吧。”陈一筠说,当年环境单纯,人也简单,所以就傻傻地过来了。但是,今天的年轻人生长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网络的普及,意味着年轻人整天暴露在与性有关的图像和文字面前。家长不讲,学校不讲,孩子在准备好之前,就已经有了性行为的冲动,越轨行为难免发生。


  陈一筠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世界卫生组织在珠海召开亚太地区首届艾滋病大会。闭幕晚宴上,一位世卫组织官员语重心长地说,中国要警惕艾滋病蔓延——因为中国尚未开展青春期性健康教育。作为一种严重的性传播疾病,艾滋病极易侵袭青少年,因为越早发生性关系,一生当中就越不可能保持一个性伴侣。而多一个性伴侣,就多一个感染的渠道。


  今天,在西方,艾滋病已经敲开青少年的大门,1/3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年龄在24岁以下。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必须警钟长鸣。


  性感情教育存在“盲区”


  马加爵事件不是孤例,这个悲剧以极端的形式暴露了我国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情感教育和爱的教育的缺失


  几年前,云南大学三年级学生马加爵杀死同寝室的4名男生,被判处死刑,引起社会一片哗然。当舆论普遍认为马加爵事件是社会不公、贫困所致的悲剧时,江西师范大学教授郑小江专程去云南调查详情,从另一个视角探问深层原因。


  马加爵家里很穷,但学习很刻苦,两耳不闻窗外事,友情、爱情都没尝试过。到了大三,他暗恋上班里的一名女生,却不知怎么表达,于是就写情书。一次班里举行聚会,看见这名女生走进教室,他就慌乱地把情书塞了过去。女生拿到情书后,看都没看,当众就撕了。


  这让马加爵深受刺激,但并未激怒他,他最终也没杀这名女生。那么他杀人的动因是什么?是同寝室的4名男生不断用这件事对他嘲讽、挖苦。“贫穷并没把我击倒,我不能忍受的是人格上的侮辱,我只是向这位女生写了一封情书,我没做错什么。”而在他眼里,这4人最没资格羞辱自己——他们男女关系不检点,“他们堕落”。他不堪忍受了,做出愚蠢的选择,用一种犯罪去惩罚一种错误,最后同归于尽。


  5个年轻的生命飘逝了,给家人带来永难愈合的伤痛,给社会留下至深且巨的拷问。  


  “马加爵事件不是孤例,这个悲剧以极端的形式暴露了我们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情感教育和爱的教育的缺失。”陈一筠认为,马加爵事件事件之所以发生,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的青春期没过好,他没在春天时去做春天该做的“脱敏”——与异性交流交往,放松神经,减轻压力,增强自尊心和自信心。他不了解异性,不知道如何释放自己的性压力,没人给他指导——这种教育至今在大学生里也少有探讨。


  马加爵暗恋的那名女生,同样缺乏情感教育,简单粗暴地伤害了一颗敏感的心。


  陈一筠说,进入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因为荷尔蒙的作用,开始对异性产生好奇心、神秘感、爱慕乃至暗恋之情。对于这种性感情发育及其引发的困惑,有几位家长、几所学校为孩子做过解释、疏导和教育?


  有谁告诉过男生,你该怎样去表达这种感情,让自己不至于太尴尬、不至于有失自尊,让对方不至于太难为情?


  有谁告诉过亭亭玉立的少女,因为你的才智,或者因为你的外表、性格,一名男生或者不止一名男生可能喜欢你、爱慕你。他们可以表达对你的感觉,这是他们的权利。你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但对他们的欣赏要心存感激。如果接受,如何处理与他们的友情?如果拒绝,该用什么方式不伤对方自尊、不失自己风度?


  青春是一段激流,需要航标的指引。引领少男少女健康、安全地度过青春期,是家庭和学校应当承担的责任。遗憾的是,当今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和情感引导,在多数家庭和学校教育里,还是一个盲区。


  青春期教育存在“难区”


  家长不知道该怎么说,学校课表太满排不进去,而且难以做到隐私化和针对性,更缺乏训练有素的专业老师


  陈一筠讲了一桩她在青苹果咨询室里亲历的事情。


  一位妈妈焦虑地来咨询:“我11岁的儿子出了什么问题,日记写得这么恐怖?”陈一筠接过日记本,上面写道:“我卑鄙、我下流,我对不起老师,我见不得人。”陈一筠让妈妈把孩子带来,单独请到咨询室去聊天。问他平常都跟哪些同学比较好,喜欢哪个老师?问到老师时,他沉不住气了:“我最近老做梦,梦见与英语老师一起放风筝。这个女老师特别性感,我想去追她、拥抱她,可是还没碰到她呢,就吓醒了。”接着他又说:“我还梦见过和同桌女生拥抱接吻,其实我都没碰过那个女生!”做了这些梦后,他非常自责和焦虑,于是写在日记上。


  陈一筠明白了,这个孩子与所有青春期少年一样,出现性幻想,做性梦了。“祝贺你呀小朋友,你长成男子汉了。”陈一筠拿出挂图给他讲青春期的生理、心理变化。“这些现象每位同学早晚都会发生,只不过你比别人可能身体好一点、发育得早一些。性梦、性幻想是自己的隐私,不需要跟别人说,也不需要写在日记里。”他听完后,慢慢释怀了。了解了孩子内心深处性感情发育中的困惑,家长才明白为什么儿子一上英语课就肚子痛,不上课了;为什么总要调位子,不想跟同桌女生坐在一起。


  “如今,家庭和学校大多仍在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下转圈,对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和情感少有探究,甚至对已有的事故、悲剧仍然麻木。” 陈一筠忧虑地指出,今天的中国家庭多是独生子女,如果独苗出问题了,没有第二个孩子来补救。


  家长是第一任老师,家庭是第一所学校。对于青春期教育,家长为什么不讲呢?


  “首先是观念守旧。” 陈一筠说,中国上千年处于一个性禁锢的文化环境,性发育是个敏感话题。家长年轻时,没有人给他们讲,“祖祖辈辈都无师自通过来了,干嘛要跟孩子说?”


  其次,是知识匮缺。许多家长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一位妈妈见11岁的儿子遗精了,觉得很尴尬,说:“儿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么小就想讨老婆了?”弄得儿子深感羞耻,以后一到睡觉就紧张、做梦,频繁遗精,半年下来身体垮了。


  “不少家长期待青春期教育可以在学校里弥补,其实不容易!” 陈一筠分析,一方面,学校应试教育压力大,课表太满排不进去。目前,北京、上海、天津等试点学校已开设这门课,但多数学校没有安排。另一方面,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涉及到性隐私,而孩子们的发育有早有晚,参差不齐。作为公共教育场所,学校难以做到隐私化和有针对性,这是现实难题。


  此外,我国师范院校还没有设置青春期性教育的专业,没有足够训练有素的老师。这些困难,导致了今天青春期教育在家庭教育中缺位,在学校教育中同样缺席。

 
上一篇:给予孩子春天般的温暖
帖子共 0 条 查看更多帖子 >>
我要发帖 帖子共 0 条
 
 
第000026号青爱小屋·成都市龙泉驿第七中学校